行业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上海传媒发展报告

时间:2019-05-02 16:18 作者:admin 点击:

     《上海传媒发展报告(2018)》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互联网领域持续稳健发展,数字技术加速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成为促进我国经济社会转型、构建国家竞争新优势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多措并举齐抓共管,开创了互联网发展和治理的新局面。网络生态治理的理念和手段都有所创新,通过法治管理、行政监督、技术管控、行业自律、公众监督等层面协同创新机制的运行实践,维护网络生态平衡,构建秩序良好的网络空间,推进网络治理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2017年我国网络生态综合治理总体处于较好水平,由互联网治理延伸的网络生态治理理念不断丰富,网络治理体系与时俱进、不断完善,从理论创新和战略部署到治理措施和治理成效,良性趋势逐渐显现。
  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上海传媒蓝皮书》主编强荧认为,2017年以来,中国的网络生态治理与建设呈现出以下态势和特点。
  首先是治理理论日趋深化,治理路径日趋清晰。十八大以来,我国网络治理理论不断深化,网络强国、网络主权、网络安全、网络命运共同体等新理论、新思想、新战略为推进网络治理确立了清晰的战略规划和路径。具体表现在网络强国观日趋深化、依法治网论逐渐完善、构建网络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推动了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的进一步发展。
  第二是法律法规逐渐完善,依法治网成效显著。在互联网发展新理念新战略引领下,网络治理成为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律法规逐渐完善,各项工作成效明显。各地各部门开拓创新、砥砺奋进,促进互联网事业繁荣的新政策、新举措、新实践不断涌现。
  第三是治理机制趋向长效,治理手段愈发精细。2017年以来,互联网治理逐渐形成长效机制,各种专项整治、集中治理相结合,构建了常态化的治理模式,进一步推动了网络治理的制度化和体系化。
  第四是治理主体多元参与,统筹协作成为常态。网络治理的国家主体涵盖了党、行政、司法等机关,网信、工信、公安、科技、教育、新闻出版等部门协同推进,统筹协调,强化部门、行业、公众合作。“政府指导、平台主导、用户引导”逐渐成为治理基本模式,调动多种治理主体参与网络社会治理,政府、企业、网民各司其职、群防群治,共同推进治理体系的完善。
  与此同时,中国的网络生态治理与建设面临一系列问题与挑战。
  首先是治理法规滞后零散,无法适应现实环境。互联网具有扁平化、无中心等特征,现行的法律体系、伦理规范在网络世界并不完全适用。当前的互联网治理大多采用事后追究方式。然而在大数据背景下,技术漏洞、商业交易中的风险无处不在,网民的个人隐私、生活方式等信息几乎完全暴露。纯粹依赖运动式整治、事后追究,显然是远远不够的。相关法律法规的滞后性、零散化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
  第二是治理尺度较为模糊,突击治理存在隐忧。在网络基础设施层、技术协议层、应用层和内容层四个层级中,内容和行为的治理尤其复杂,把握其治理尺度尤其困难。过分开放会引发各种舆情风暴,甚至蔓延至现实社会酿成危机;但管得过严过细,又会泯灭创新表达的活力,甚至失去网络的优势。当前在内容和行为层面的“专项整治”、“专项行动”等治理方式虽然短期效果不错,但长期来看也会给网络创新发展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
  第三是治理主体较为单一,网民作用有待调动。我国的网络治理体系是在政府主导下,以法律法规为基础的多元协作模式,主体包括各级政府、企业、协会组织、网民等。政府及主管部门在制定规则、搭建平台、共营生态,为系统中的每个主体提供最基础的保障与约束的同时,应大力发挥企业、协会的能动性。在线隐私、虚假信息、网络诈骗、色情淫秽等的治理首先应由平台运营商和服务商来把关并承担责任。网民是互联网世界基本的组成节点,应充分发挥其主观能动性,调动其积极性,在良性网络空间的构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对于上海和全国的读者来说,每天打开手机刷“朋友圈”,上观、澎湃、看看新闻等上海新媒体推送的报道映入眼帘。刷刷这些报道,已然成为一种阅读习惯。
  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底,上海报业集团、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东方网旗下的移动客户端总下载量已达2.8亿。这些移动客户端的总日活量达 1600万,每日可覆盖用户达4.9亿。
  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作为传统媒介的报纸、广播、电视台等,已感受到“未来已来”的机遇和挑战。在新媒体舆论场下,上海主流媒体以全新的姿态、昂扬的活力探索一条改革创新之路。
  这条媒体融合之路,正朝着读者所在的地方行进。凝聚共识促融合有学者统计,一个新的传播媒体普及到5000万人,收音机用了38年,电视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而微博用了14个月,微信只用了10个月。
  移动引领生活的时代,新闻传播早已不是旧时光里的模样。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站在时代潮头,党中央作出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重大决策,而中央的决策部署,正变成上海媒体的生动实践。
  互联网技术带来了媒体格局的深刻变革,这场媒体融合改革亦是在上海市委的直接领导和推动下进行的。市委明确提出“深度融合、整体转型,脱胎换骨、腾飞发展”这一工作方针。“慢进则退、不进则汰”,强有力的推动下,各大媒体集团、主流媒体紧迫感增强,深刻意识到,媒体融合是不可回避的发展趋势,只有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才能巩固壮大主流舆论阵地。
  2013年10月,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整合重组为上海报业集团,解放日报社、文汇报社、新民晚报社恢复独立建制。2014年3月,原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与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东方传媒有限公司合并,改制设立国有独资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12月,东方网成功在新三板上市,成为新三板新闻网站中经营规模和资产体量最大的企业。
  整合媒体集团,加快了融合发展之路。整合后的媒体集团作保障,专注于增强经济实力,而各大媒体“做内容”,专注于内容生产和读者需求。
  人的融合是关键毫无疑问,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传播的主战场。媒体融合真正实现融为一体,合而为一,关键在于体制机制的突破,核心是人的融合。
  上海媒体融合的不少探索成为全国首创。2016年3月,解放日报在全国党报和上海媒体中先行一步,在组织架构、采编流程上启动3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改革,把全部采编力量转入新媒体产品“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一支队伍服务网、报两个平台。融合转型后,从记者、主编到频道总监、报社领导,发稿积极性和探索互联网传播规律的热情空前高涨。
  同年6月,上海广播电视台电视新闻中心迈出整体转型关键一步:成立融媒体中心,打造以“原创+视频聚合”为特性的新闻客户端“看看新闻Knews”和面向海内外的24小时互联网视频新闻流“Knews24”,为全国广电媒体转型提供了经验。与此同时,脱胎于《东方早报》的澎湃新闻则凭借在独家原创新闻报道、重大突发事件滚动直播等方面的优势,上线后迅速进入全国移动新闻客户端第一阵营。
  上海的媒体融合发展,并不是简单做几个客户端和公众号。传统媒体从工作理念、工作平台,到队伍结构、采编流程和产品形态,实现了一揽子融合转型。
  在推进媒体融合发展进程中,上海探索建立科学的采编专业职务序列,确立采编人员主体地位,资源向采编人员集中,分配向优秀人才倾斜。搭建成长平台,强调实绩,不论资排辈,推动采编能手脱颖而出。目前,在文汇报社先行先试基础上,《上海报业集团采编专业职务序列改革方案》正在解放日报社、新民晚报社全面实施,从媒体领导到编辑记者,积极性和创新创造活力得以激发。
  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了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今年上海两会期间,全市主流新媒体刊发报道3200多篇,照片1700多张,音频视频500余条,频频形成刷屏效应。在中央网信办牵头的全国性重大网络主题报道中,上海新媒体的创意报道经常获得全网推送。
  新媒体各展所长上海主流媒体这几年在媒体融合上的展现,可以用守正创新、气象万千这两个词形容。
  全市各大媒体开设新闻客户端39个、微信公众号515个、微博账号397个,形成了由网站、微博、微信、客户端组成的新媒体矩阵。各大媒体发挥优势、各展所长,分领域打造品牌。
  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历史悠久,有较大的品牌影响力。“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着力打造全国地方党报媒体融合整体转型第一品牌,“文汇报·文汇”在打造人文思想领域排名前列的新型主流媒体上下功夫,“新民晚报·新民”打造的是上海市民喜闻乐见、国内互联网传播领域知名的新型主流媒体,而澎湃新闻着力打造平台级时政新媒体。
  其他媒体力争做到特色更特、亮点更亮。上海广播电视台推出百视通平台和看看新闻、阿基米德、第一财经三个重点新媒体产品,突出新闻、财经、娱乐等特色内容;东方网重点推出翱翔、东方头条等客户端,瞄准全国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文化公司运行;“界面·财联社”着力打造全国财经类客户端领先品牌……
  互联网有句名言,“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新技术新应用日新月异,新媒体新业态仍将不断涌现。创新无止境,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对于媒体融合而言,同样如此。
  下一步,上海将全面梳理新媒体矩阵,重点扶持优势项目,集中资源建设平台级新媒体。遵循互联网行业特点,还将健全容错机制,鼓励决策者积极作为,在绩效分配上创新方式,吸引集聚骨干人才。主流媒体集中力量进行技术攻关,同时运用智能技术量身订做内容,构建互联网话语体系,推出更多贴近读者的融媒体创新产品。
  到2020年底,上海将打造2个以上平台级新媒体、2家以上国内领先的新型主流媒体集团,使党的媒体始终保持主流媒体地位、占据主流传播阵地、引领主流思想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