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公司已丧失对上海明匠的控制

时间:2018-04-27 09:20 作者:admin 点击:

  黄河旋风坦言,由于子公司上海明匠对2017年年度审计工作不予配合,致使黄河旋风2017年年度审计工作不能进行,已丧失了对上海明匠的控制,并将其100%股权转让给上海明匠创始人陈俊。
  事实上,自被收购以来,上海明匠净利润节节攀升,从2014年的1177万元增长至2016年的1.26亿元,增幅约10倍,堪称“乌鸡变凤凰”。而在上海明匠引以为傲的IPP模式中,黄河旋风的支持同样举足轻重。
  那么,此番双方缘何“分手”,陈俊又在打着何种算盘?
  收购之后双方曾有“蜜月期”
  2015年5月,黄河旋风以7.88元/股,向陈俊等人发行5329.95万股股票收购其持有的上海明匠股权,陈俊由此成为上市公司股东。
  同时,陈俊等人承诺,上海明匠2015~2017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3900万元及5070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陈俊出生于1983年,2005年至2010年,任职于延锋伟世通公司。2010年至今任上海明匠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述公告中,针对收购的原因,黄河旋风表示,上海明匠主要从事工业4.0高端智能装备业务,公司通过并购进入这一领域,为公司未来发展提供了新的利润增长点。本次交易将会扩大上市公司资产总额和净资产规模,提升上市公司未来盈利能力。
  从部分公开资料判断,陈俊在黄河旋风完成收购初期,同样对此次合作持乐观态度,双方似乎正处在“蜜月期”。
  据雪球网,在一份由券商发布于2016年的电话会议纪要中,陈俊曾详细阐述了明匠的经营逻辑以及黄河旋风的重要地位。
  “其他公司想要做IPP模式有一定难度。而明匠站在黄河旋风巨人的肩膀上,美誉度高,值得信赖,因而广受投资者青睐。”在这份纪要中,陈俊解释说:“这种模式对公司的固定资产规模要求很高。根据公司章程,担保人担保的资产规模不能超过公司固定资产的30%。一般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固定资产很少,所以它根本无法兜底。而黄河旋风的固定资产较多,这就是为什么明匠跟黄河结合是一个优势互补。”
  更进一步说,2016年下半年,上海明匠在国内首创IPP模式,即“政府-社会资本-企业”三方参与,该模式中先由政府、银行、基金公司、上海明匠成立产业资金,由黄河旋风提供风险担保,上海明匠出资仅占10%左右。由此可见,黄河旋风对于上海明匠的正常经营提供了巨大的支持。
  2017年10月,天风证券发布一份名为“明匠智能首创IPP模式,智能制造龙头再起航”的研究报告中指出,“黄河旋风收购明匠初期,两公司之间存在战略目标和企业文化的差异,经过近2年时间磨合,双方合作已经走上正轨,未来大家共同目标是把握工业智能化产业发展方向。”
  创始人再回购打的什么算盘
  有意思的是,自上述研报发布后的数月间,经过一系列动作,双方的关系开始变得耐人寻味。
  据启信宝,2017年10月31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冻结被告陈俊、沈善俊、上海明匠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一定数量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随后,2017年11月,黄河旋风发布公告,证实陈俊所持有的全部黄河旋风股份均被冻结,冻结期限2017年11月15日至2019年11月14日。同时,黄河旋风表示此事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
  同年12月,黄河旋风将此前发布的股权激励计划进行了调整,将激励对象总人数从209人降至152人,其中上海明匠核心人员由135人降至89人。随后在2018年2月,黄河旋风又发布公告,称陈俊于2月2日当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了公司股份28.07万股,耗资200万元。
  同日,陈俊基于对黄河旋风未来发展的信心,承诺将持有的黄河旋风股票自愿追加锁定期1年,依据股份来源的不同,限售期分别延长至2019年11月12日和2019年12月16日。
  就在双方关系似有回暖迹象之时,昨天的一纸公告将散户的希望击碎。
  具体到昨日(4月26日)的公告,黄河旋风坦言,交易目的其中之一是上海明匠对2017年年度审计工作不予配合,致使公司2017年年度审计工作不能进行,公司已丧失对上海明匠的控制。
  单就不配合审计而言,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这是管理层方面出现了一定的分歧,上市公司对子公司缺乏控制力,被原管理层拒绝审计,这也是比较罕见的现象,拒绝审计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一种是存在见不得光的财务数据,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双方之间相互不信任。
  不过,另有投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从公开途径了解到的信息较少,很难判断。但不排除上海明匠有其他考虑,比如单独登陆资本市场等。“以其2016年净利润过亿元的财务数据,完全可以单独IPO上市,那么智能制造行业的估值有可能超过50倍。”上述人士补充说。
  4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辗转联系到陈俊本人,但其表示不愿接受采访。如此看来,围绕双方之间关系缘何破裂、对上市公司以及上海明匠将造成何种影响,以及后续事态发展等一系列问题,仍需不断拨开重重迷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持续追踪报道。清晨上海,淮海路、新天地,熙熙攘攘。兴业路76号,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又迎来参观的人群。晨曦微露,等待参观的人们排起长队,队尾已经到了马当路。入纪念馆、按下指纹、取二维码、手机扫码,一个网上纪念馆就蹦了出来,半个小时的参观线路在互联网上获得了无限延伸。当革命圣地遇见“互联网+”,瞬间“吸睛”、“圈粉”无数。
  永不褪色
  在日前召开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要加强网上正面宣传,凝聚亿万网民,深入开展理想信念教育。
  红色圣地如何才能不褪色?上海市给出的答案是:充分挖掘红色文化,整合红色文化资源,创新红色文化的表现方式。在中共一大、二大、四大纪念馆,红色旅游争搭“互联网+”快车,让观众更好地体验了历史和文化韵味。
  一个纪念馆已经延伸出无限网络空间。官网、微博、微信,已是红色圣地“互联网+”的标配。在一大、二大、四大纪念馆,“纪念馆未进,公号已关注”,在这些“红色”微信公号中,可以听语音讲解,可以上党课,可以查看“人物介绍”、“基本陈列”、“馆藏精品”等。馆内工作人员介绍,纪念馆一般参观时间为半个小时,而网上纪念馆内容丰富,想看多久都成,还可以参加红色活动。
  中共一大纪念馆馆长徐明介绍,近年来,红色旅游发展有两个趋势:一个是红色旅游的目标受众正在趋于年轻化;另一个是一线城市及经济发达地区红色旅游的普及率更高。
  2004年底,红色旅游的概念被提出后,红色旅游持续升温。旅游网络数据显示,前往北京、上海、南京、武汉、长沙、遵义、延安等城市的出行人次开始增多,其中以延安和遵义两地最受欢迎。传统革命圣地对游客的吸引力依旧不减,热门红色景点备受游客追捧。
  旅游业专家建议,发展红色旅游,必须打造一个设施完善且构造合理的综合服务体系。红色圣地要在充分了解游客真实需求与期待的基础上,以全方位的服务满足游客的体验要求,运用“互联网+”,从空间和时间的多维角度设计红色旅游景点,最大限度地利用宝贵的红色资源。
  勇于创新
  红色圣地饱经沧桑,怎样迸发新活力?《2016-202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指出,红色旅游要凸显教育功能。实践证明,红色旅游主要功能、最大功能、核心功能是教育。红色旅游名为旅游,实为教育,教育功能的凸显,符合新时代红色旅游发展实际。借助“互联网+”,线上线下齐发力,红色圣地瞬间“圈粉”无数。
  评价一个红色景区景点的建设,衡量一个地区红色旅游的发展,关键和根本是看教育功能发挥得如何。景区景点不论规模大小,只要能让人们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去、充满感恩的心情走出来,就是成功的红色之旅、精神之旅、难忘之旅。
  上海旅游电子优惠平台新上线的“发现之旅——中共一大·回到1921”,寓教于乐,带领网友超越时空的界限,感受更鲜活的历史。“发现之旅”是一款手机互动游戏,可在任务挑战、情境互动、角色扮演中巡礼圣地,用发现的眼,去发掘、去体验,让网友找回的红色初心。产品行程的第一部分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展开。产品研发人员在密室逃脱原型的基础上,通过深挖一大会址展陈,结合专业文献和党研史专家指导,开发了近200道、多种题型的趣味关卡,成功闯关的过程就是生动的党史学习过程。
  与时俱进
  “红色旅游”以红色为核心,旅游为载体,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搭建了广阔平台。每年暑假期间,湘潭市韶山毛泽东故居和纪念馆、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等景点,都是国内游客希望带着孩子去看看的地方。根据最新出炉的《2017中国红色旅游报告》显示,国内红色旅游的出游人次同比大幅增长,上海和北京、南昌、广州等城市共同位列红色旅游十大出发地城市,这些充分说明了红色旅游深受民众喜爱。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馆长唐磊介绍,建设纪念馆,并不是说要宣传仇恨。仇恨应该化解,但是记忆应该永存。只有警醒在心,才会奋斗向前。和平年代来之不易,让每一位中国人时刻保持警醒,就是要居安思危、砥砺前行。2017年,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为纪念全民族抗战暨“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80周年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其中,8月13日至10月15日,《浴血长空——中国空军与上海抗战》原创展览,以史实为依据,通过80张照片,近40件珍贵文物,全方位地展示中国空军参加上海抗战的整个过程。纪念馆官网、微博、微信同步推进,全时空警示后人。
  红色圣地怎样创新推广方式,提升知名度、美誉度?上海市的做法是:除了建设独立网站和网上纪念场馆,利用微信、微博等信息技术开展红色文化传播推广外,红色旅游与时俱进、推陈出新,不断创新红色旅游传播形式、内容。上海市积极运用新媒体推广“红色旅游+互联网”,建立完善红色旅游网站、网上展馆,实行智能导游、电子讲解、在线预订、信息推送全覆盖,为红色旅游发展插上了信息化的翅膀。